rdj❤

个人n多年的吃瓜号

看过原著后,我更对这版的改编报以敬意

有点长,含剧透,慎读。

四月一日和四月二日我分别一刷和二刷了电影,在这之前我并未看过原著。我喜欢这部电影,因为一刷过后觉得它逻辑清晰剧情流畅,作为一部推理电影让我有再看一遍充实细节的冲动。二刷电影后我很好奇,这样一部电影它的原著是什么样?或者说到底被改编在了哪?于是我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慢慢研读了嫌疑人X的献身。

我们先来说说逻辑。我曾以为这部电影之所以逻辑够好完全是得益于原著,看了原著以后我知道了,不完全是。主体案件的逻辑构架得益于原著这完全没问题,但是线索的铺陈与电影人物层层递进的怀疑则是电影自己的逻辑。电影就将所有线索一一铺陈展开坦然的放在那里,可以说侦探知道什么信息观众就知道什么信息,两方信息是对等的。看了原著我发现,原著和电影交代信息的顺序并不相同,这也很容易理解,推理小说是需要一定手法的,它需要不动声色的在一段时间隐藏一些信息然后再在一定的条件下放出来;而推理电影要是这样干,只会容易让人产生“这是个啥?怎么就发现了个啥?”的这种疑问。故而,这部电影坦诚的把线索一一呈现,甚至在一些台词和镜头上有所提示。(这里多说两句,看到有人说唐川拍个脑门因为一句话就想出真相不科学,唉,我想说因为原著里就是因为一句话突然想到的啊……不过这都是表面上,实际上无论小说还是电影里在勘破真相之前都是有大量铺垫的,而电影里给的线索更全,提示其实也更多。篇幅有限,这里不细写哪处能推理出哪处了,如果我这篇玩意有幸被看到咱再说_(:з」∠)_)

再来说说那句“跳出惯性思维”。用四条直线连九个点的那题,可不仅仅就是个智力题而已。(当然也不是为了装X…)对于那道题来讲,惯性思维就是你所画的线都拘泥于那九个点,对于这个案件来讲,惯性思维就是拘泥于不在场证明。电影用这道题暗喻落入石泓的陷阱,代替了原著里用p≠np的暗喻。我猜这里的改编应该是篇幅问题,毕竟电影时间有限,原著里用p≠np引出的暗喻解释起来偏长。而唐川给罗淼出这道题时所搭配的台词“这就是一道盲点题,解这题的关键是要跳出惯性思维”,这正是电影给观众的一个最终提示,到这里唐川在明了之前线索,即已知条件下,跳出思维定式解答出了这道证明题。

最后说说关于这部电影对原著最大的改编----视角。我欣赏这部电影的逻辑,因为它是难得的信息对等的推理电影;我也喜欢这部电影的效果,因为它的镜头和配乐都让我感到舒服。然而视角的改变,让我对这版改编电影报以敬意。
唐川最后揭发真相太伟光正?
电影结尾最后强行升华主题?
如此改编就是为了过审?
如果你用这三句话评价这部电影,那么你也该用这三句话评价原著。
东野先生是个善良的人,他是站在无辜流浪汉那边的,只不过在原著里,草薙将东野先生的立场代言的更明显些。草薙曾对汤川表示:如果花冈靖子不愿意自首,那我只好展开调查,就算坏了你我的友情也在所不惜。
而电影里,在我看来唐川更有点像汤川和草薙的结合体。勘破真相后他与汤川一样纠结痛苦,在观众生相后他也与草薙一样立场坚定。东野先生也在怜悯他书中的人物。他怜悯石神,因而用石神的视角展开了这个悲伤的告白,他怜悯流浪汉,因而他让汤川说出真相。他也怜悯花冈靖子,因为他最终让她去自首-----试想谁能承受背负一生的愧疚感呢?
改编后的电影,是从警察的角度逐渐推开的。苏有朋先生应该是明白东野先生的那种怜悯。所以,说出真相不是为了伟光正,陈婧自首也不是因为猪队友。都在讴歌伟大无私的爱情都在怜悯孤独无望的天才,那么谁为到死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被杀的那个人买单呢?转换视角的必要就在于此,无论东野先生表达的立场为何都已经造成了大多数人的情感偏向,人们易站在石神的角度上看问题并同他感同身受。
有人讲中国版的改编弱化了石泓对陈婧的爱情,我倒觉得只不过是将石泓的绝望加深了,类似于黑夜独行的人突然得了一丝光亮,自然本能的就会对这丝光亮产生依赖和迷恋,要问这里有爱情吗?有,绝对有。但是要问这只是爱情吗?不,绝对不够。
爱情至上理论已经疯狂到让有的人说出“流浪汉只是没了一条命,石泓失去的可是他的爱情啊,唐川这么做绝对是嫉妒石泓想炫耀他的推论吧”这种类型的话了。要知道作为面向公众的影视作品,无论青少年还是儿童都是有机会看到的,为他们树立一种“只要有充足和足够动人的理由我就可以不用在乎别人的生命”这样的价值观真的好吗?电影整体的基调偏冷感和悲伤,但是最后是给人以希望的,底线和立场被坚守,这难道不是应该最值得被珍惜的吗?